卷一 21章 艾维斯

“费迪南大人,请坐。”艾维斯并不惊讶。事实上,费迪南一直等到现在,已经将封地的事情解决掉才来找他才叫他惊讶,或许这几天他都在查王城护卫是否真的有出动,想要证明这只是艾维斯的谎言,但曼德森既然敢下手,又怎么会让费迪南查到呢?

“我要知道克雷斯登的情况。”费迪南严肃道。

“他们在蓝河湾很好,很安全。那本就是件秘事,逃过了第一次,后面也就安全了。”艾维斯说道,“我以为我已经告诉过您。”

“但他一个消息也没有传回来。”费迪南板着脸,看起来严肃而不快。

艾维斯扬起眉:“您的侄儿可不是个蠢货,他自然能够猜到可能对他们下手的人。要是您,可还有胆子写信回来询问?不过您可以写信送去蓝河湾,等克雷斯登收到了您的信件,自然会给您回信。”

费迪南没有理会艾维斯的主意,他问道:“您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这您可就管不着了。”艾维斯毫不客气地说道,“我们的交易已经完成,我自然会遵守我的承诺,您也不必再探听我的事了。”

“只要您安分。”费迪南回敬道,“我们自然能够相安无事。”

艾维斯冷嗤:“只要他不迫害我,不去派他的守卫暗杀我的后辈。或许您该离开了,被国王陛下看到您和我在一起可不怎么好。”

费迪南受不了这明显的逐客令,他深深地凝视着艾维斯的表情,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了。

艾维斯盯着费迪南不甚愉快的背影,他已经将曼德森的恶行种子种下,就是不知道这颗种子发芽后,能够在这忠实的坚盾与他的好国王之间撑出多大的裂痕呢?

不过比起这个,更重要的是要做离去前的准备,曼德森只给了他五天的时间,如果不是艾维斯早有准备,就真的要手忙脚乱了,但他现在还不得不做出忙乱的姿态。艾维斯大步向书房走去。

“汉特?”

这个可怜的商人遗孤正站在书房门口,他恭谨地垂着头,暴露出脖子上狰狞的疤痕。

“进来吧。”艾维斯不等他开口,先带他进了书房。

“大人,我……”汉特的面上混杂着痛苦、仇恨还有疑惑。

“不要心急。”艾维斯道,“我们的计划有了小小的变动,但是结果是一样的,只是时间需要推迟一点,但不会太久的。”

汉特点了点头,他仍然有些踌躇的模样。

艾维斯笑了笑:“别担心,我会把那个欺侮你母亲的家伙一起带到黑水口去,而到了那里,他就归你了。”

汉特脸上的表情微微扭曲,带着大仇将报的快意:“谢谢您,大人。恕我冒昧,我想知道,那个侵吞了我父亲的财产,逼迫我母亲嫁给那混蛋的家伙现在在哪?”

“他给我提供了当年的消息,而我遵守诺言,给了他一袋金币,”艾维斯说道,他注意到汉特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不甘和愤恨,“然后叫人把他丢回到那个找到他的贫民窟了。”

汉特的面孔凝滞了一下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艾维斯不紧不慢地补充道:“后来他似乎没能保住他的金币,再后来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但这已经足够了,独自摸爬滚打多年的汉特也在混乱肮脏的贫民窟里带过,那里有着最卑劣的最狠毒的恶棍。汉特完全能够想得到那下场,他的表情在那种扭曲的状态下定格了几秒。

“抱歉,大人,我不该……”汉特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地道歉。

“好了,”艾维斯打断他,“这没什么,我正需要你现在做一次康纳·莱迪。”现在的时间不多了。就在昨天,曼德森满怀恶意地宣布将黑水口划分为艾维斯的领地,命他五日内必须启程后,康斯顿的老长官,监察官莱昂诺大人找到了他。莱昂诺并没有什么权势,但是他有着长久年岁所带来的智慧。这位老人注视着艾维斯,仿佛把他看了个通透。他不愧于他监察官的职责,艾维斯是第一次正面这位老人,当他直面莱昂诺的目光时,才发现自己过去小觑了这位低调的监察官,他的目光透彻,而艾维斯在其中感受到了某种庄重威严的东西。

“艾维斯大人,”莱昂诺把他带到一旁,“您自有您的理由和安排,但我不得不对您提出一个无理的要求,我不恳请您的谅解,我只请求您,请让康斯顿那孩子安安分分的遵守好他的本职,不要再参与进危险的事情了。”

“什么叫危险的事情呢?”艾维斯反问。

“他是个聪明而有能力的人,而且他还带着年轻人的那种激烈而无畏的思想,他应该平平顺顺地走下去。”莱昂诺没有直接回答。

“莱昂诺大人,”艾维斯诚恳地看着他,“我敬佩您的这一片心思。但是按照您的想法,真的就能够平平顺顺地走下去吗?”

“为什么不能呢?他已经这样走过了二十年。”莱昂诺的语气平稳而沉静。

“那是因为您还不够了解那副头戴王冠手持权柄的冷酷心肠,”艾维斯叹息,“我希望您能够见一个人。”

“我恐怕这没有必要。”莱昂诺拒绝道,“您有您的考量,可是康斯顿也有他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莱昂诺大人,您又如何知道这不是康斯顿的选择呢?您又如何确定他的选择不正确?或许您现在的选择才是错误的,您已经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而浑然不觉。您的确有着敏锐的目光,但这不代表你所看到的就是全部。请您明天再见一个人。如果此后您还坚持您的观点,那我也不再劝说您了。”

莱昂诺皱了皱眉,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他当然会答应,而在他答应之后,他也必然不会再保持原有的观点。莱昂诺说康斯顿还带着年轻人的那种激烈而无畏的思想,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?

 

艾维斯带着汉特来到与莱昂诺约定的地方,他们已经提了前,而这位老人却已经在屋内坐好了。

“莱昂诺大人。”艾维斯点头致意,“这位是康纳·莱迪。”

两人坐到莱昂诺的对面。

“他的父亲是贾斯帕·莱迪。您或许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,因为他已经消失了二十年。”艾维斯说道,“二十年前,贾斯帕是负责给王宫供应香料的商人。”

艾维斯转头,示意康纳讲述他的经历。

莱昂诺的目光变得锋锐起来,他在康纳讲述的过程中,一直紧盯住他的眼睛,莱昂诺可以借此看出一个人有没有说谎,但是康纳的故事本就是真实的。随着康纳的讲述,莱昂诺的额头渐渐皱起丘壑。

“在曼德森那一长串香料单中,有一种名为多斯乌果。”艾维斯在康纳讲述完后接过了话题,“这种香料十分稀少,产自海洋另一边的大陆,在维斯特洛它从未出现过。而除了专门研究的学者,其他人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没听说过。”

艾维斯深深的吸气,以平缓自己的呼吸,他闭了闭眼睛继续说道:“而这种香料,在药剂学中别有用途。”

艾维斯取出两张纸,上面分别记录着老国王离世前的药方,和那记录了需要应用多斯乌果的毒剂配方。

莱昂诺接过,他原本稳健的手掌竟开始微微颤抖,良久吐出一口气:“神呐,这可是弑亲大罪!”

艾维斯看康纳都没有说话,过了好一会儿,莱昂诺平息下来,他是一位虔诚的教徒,而弑亲为不可赦的大罪,更何况被谋害的还是一位国王。而现在,那个犯下大罪的人正堂而皇之地高坐于王座,掌控着这个国家。

“我还需要确认一下。”莱昂诺低弱地说。

“药方和毒剂配方都是从已逝世的狄肯大人的笔记中找到的,他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情。”艾维斯说道,“而原本记述了这一毒剂配方的书籍,在全城都找不出半张纸来了。您有所怀疑很正常,但我不得不提醒您,一定要注意安全,您并不了解曼德森究竟对暮谷城掌控到了什么地步。”

莱昂诺默然无声,他原本睿智的灰眼睛此刻显得茫然又混沌。这个老人心中有着自己所坚守的准则。

“或许,你是对的。”监察官艰涩地开口,“我只看得到一部分的事实真相。但我仍然需要查证,也仍然希望康斯顿能够安安稳稳地走下去。……或许是我老了。抱歉,艾维斯大人,您请便吧,我需要回去了。”

艾维斯谅解地点了点头:“您需要休息,还有,请务必小心,您已经是现在的官员中少有的正直之人了。”

 

莱昂诺低沉地离开了,而艾维斯也马上就要踏上自己的前路,一切都已经就绪,一切都即将开始。

当艾维斯带着他的人马穿过高大昏暗的城门时,他深吸了一口气,面向城门外的阳光。他再没有回头。等他回来的时候,他将成为这里的主人。

发表评论